丝瓜事频色

还真是周到的不能再周到!

姬神月顿觉自己那一锭金子花得值!

她想了一想,便掀开车帘和在寒风中赶车的车老板商量:“老板,你把我送到地方后,能不能在山下等我四天?我可以直接给你十倍的价钱!”

寒风中那车老板头也没回,只是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这车老板虽然不喜多言,倒是很好说话。姬神月满意了,想了一想又问了一句:“你车里的东西我能不能食用?如果需要另收费的话我可以提前给你……”

“不必,食便可。”

车里的东西果然是给客人使用的!她没猜错。

姬神月深深觉得这位车老板很有生意头脑,而且也很仁义忠厚。

碰到她这种不差钱的主顾也不坑不骗,实在是难能可贵。

对待这种人姬神月一向也豪爽,外面寒风刺骨,这车老板一直在外面赶车很不容易。

姬神月随手掏出一葫芦酒丢给他:“来,喝一葫芦暖暖身子。”

那车老板抬手接着,嗅了一嗅:“三十年的竹叶青,味道不错!”打开葫芦口,如长鲸饮川般灌了下去,向着姬神月竖一竖大拇指:“好酒!”

养眼小美女午后咖啡馆清新小憩享受温馨时光

没想到这车老板更是饮酒的行家!

果然高手在民间,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!

她瞥了一眼那人的相貌,平凡无奇的一张脸,那一双眸子却水般透亮,极为有神。

难得碰到酒中知己,姬神月也来了兴致,将自己储物空间里藏放的好酒接连拿出来好几葫芦。

二人谁也不问谁的来历,就这么一个在车内,一个在车外喝了起来。

姬神月没看错,这车夫确实是酒中高手,她几乎丢给他一个,他只消一闻就能猜出标准的酒名,甚至酿造年限也说的分毫不差!

让姬神月佩服的五体投地,忍不住和他交流心得。

那车夫话极少,但每一句都能说到点子上,简直就像正扫在姬神月的痒处,让她喜上眉梢。

这辈子她就见过两个酒中高手,一个是容月天澜,一个就是眼前这车夫。

在喝酒的时候,有那么一刹那间,姬神月几乎觉得这车夫就是容月天澜,但随即又摇了摇头。

这两个人除了在品酒方面都是高手外,其他并没有重合之处。

容月天澜是翩翩贵公子,一举一动看似懒散,却又有长年累月生长在贵阀门庭的骨子里自带的优雅,也幽默风趣的很。

而这车夫身形属于那种五大三粗的,人又沉默寡言的,看上去老实忠厚的很,和容月天澜根本不搭调。

所以姬神月心中的疑惑只是一闪即失,随即便丢开不想了。

酒逢知己千杯少,二人这样喝着说着,倒也不觉旅途寂寞。

这车夫赶车的技术不是一般的好,虽然喝着酒,赶车却赶的极稳,姬神月在车厢里坐着,桌上的茶都不会溢出来半点。

她其实很想大醉一场,但想起今天的任务,她又抖擞精神。

“公子如果困了就休息一下吧。到地方我叫你。车厢内左下角暗屉里有醒酒药膏,你吃一勺便可。”丝瓜事频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