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红视频无限次入口

  粉红视频无限次入口 刚睡醒许荣荣还有点懵懂,注视着战熠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战熠阳等的有点担忧,拉着许荣荣试探许荣荣的体温,结果,许荣荣就是想把手拉回去。

   战熠阳是不肯,许荣荣无奈把手放着,战熠阳总要起来去方便什么的,到时候还不放开么。

   战熠阳也真有点恨的咬牙切齿,这么多年了,他是什么脾气她还不清楚,就当真了。

   一天没吃东西的人了,许荣荣自己不在意,他还在意呢,最后还是把许荣荣的手给放开了,起来去给许荣荣安排吃的东西。

   饭菜都是保温带过来的,天气也真不凉,要是不开着空调房子里都没办法呆着。

   打开保温的盒子战熠阳看了一眼,按照他说的做的色香味俱全,还都是些平时许荣荣爱吃的。

   挑着许荣荣能吃下去的东西,战熠阳都给送到眼前,照顾祖宗一样的照顾着,你说你想吃什么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不想吃的都端到一边去,回去是扔了还是给什么人吃,总之是许荣荣不能吃。

   其实就是吃,许荣荣也吃不了几口,都这个时候了,许荣荣的身体也不是什么都好的身体,一天睡不醒的睡,她还能吃得下去多少的东西。

   不吃吧战熠阳担心,吃吧,战熠阳也是看出来了,许荣荣是真吃不下去,你也不能逼着她吃。

   “吃不下了?”许荣荣勉强吃了点东西,摇摇头就不吃了,病病殃殃的像是林黛玉似的,平常挺活泼的一个人,活脱脱的就不行了,靠着床话少,也没多少表情。

   战熠阳端着碗,不吃了才放下。

   “我睡一会。”许荣荣就是想睡觉,困得慌,也不知道是熬的时间太久,熬的人怀了,还是病了的人都没精神,光想着睡觉,吃完饭就想着睡觉。

   林间小路清纯美女欢快格调唯美写真图片

   战熠阳的脸绿的发黑,刚睡醒怎么还睡?

   “别睡了,再睡就成睡美人了。”战熠阳把碗放下,靠着许荣荣坐着去了,许荣荣还朝着边上挪腾了一下,有点不安理会战熠阳的样子。

   以前许荣荣一直就觉得温珊珊矫情,两个人在一起相处,你总是躲着人家,排斥人家,人家怎么靠近你,不靠近没有接触怎么了解?

   那时候许荣荣是真不明白,此时她算是明白了,什么是强撑着。

   许荣荣现在就是强撑着,说到厌烦还不至于,但要说是喜欢的每天那样盼着望着,许荣荣真的没有那种感觉了。

   心灰意冷的感觉真是薄良,好好的恩爱日子说没有就没有了。

   许荣荣她还想呢,以前不是这样的,如今到底是怎么了?怎么好好的两个人就闹成今天这样了。

   原谅吧,许荣荣在心里说,你说他一个大男人,平常顶天立地,傲骨铮铮的,都给你洗内衣内裤了,你还执拗什么,可以了,真的可以了!

   可许荣荣一想到在楼上敲了那么久的门,战熠阳还扔她一个人在家里自生自灭,心里就犯堵,就不舒服,委屈。

   她是一门心思的等着他回来,他就没想过,万一她想不开自寻短见,他就不后悔么?

   要是不想还好,越想许荣荣就越是心灰意冷,对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就越是没有好感,不至于一棍子要打死战熠阳,但她怎么也回不到当初那样的感情去了。

   许荣荣低垂着眸子,看着自己扎得惨不忍睹的手背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就是心里不舒服,难过的不行。

   她何苦要受这种苦,好好的日子?

   忍着难过,许荣荣靠在床上,那样子就好像世界就要毁灭了,我就等着下一刻我的死亡是的,无边无际的黑暗压在战熠阳的头顶上,喘口气都不行。

   刚刚还挺好的一个人,这么一会就不像是人了。

   “又怎么了?”战熠阳就是担心,声音有点大,语气也可能是重了,奈何现在的许荣荣就心娇,战熠阳要是什么都不说倒是好了,一说话就觉得委屈,跟过去就是不一样了,他从不是这种语气和她说话的。

   许荣荣忍着,吞了口唾液,摇了摇头。

   你都这样对我了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就这样算了,一个人过吧,离开了你我还有一群孩子呢,不信孩子们都不管她。

   许荣荣是做好了任何的心理准备了,战熠阳对她就是束手无策。

   “我也没说什么,就是急了。”战熠阳的身段是放下了,奈何许荣荣根本听不进去了,抬头看看战熠阳,波澜不惊的眸子连点反应都没有,战熠阳的心都凉半截。

   执拗起来这女人还真是够劲,不用一兵一走就杀的他片甲不留。

   “不舒服了?”许荣荣不说话,战熠阳就问,护着人在怀里,你不理我我也不能放弃你,战熠阳就这样的陪着,一陪陪了几天,许荣荣病好了,战熠阳消瘦了一圈。

   这些许荣荣也都看在眼里,但就是不愿意和战熠阳亲近,心里有了隔阂了,说什么也靠不到一块去了。

   出院当天温珊珊才知道一点许荣荣她住院的事情,一直打电话,加上身体上也不舒服,战熠阳又是回了家的,什么事能闹这么大,回去就是证明没事了,可也没想到中间又闹出这么多的事,还去医院里住院了。

   知道了许荣荣的事,温珊珊就跟火箭似的,第一时间就杀到许荣荣和战熠阳他们家了。

   白晟也不能落后,温珊珊现在是重点保护动物,比大熊猫都稀罕,走一步跟一步的,温珊珊来了,自然少不了白晟。

   白晟是真没想到,几天不见,许荣荣和战熠阳就跟比赛减肥似的,一个比一个瘦,还瘦的那么清冷孤傲,看看那张两张凉,一个个的都没点表情。

   “你为了这点事,至于么?”温珊珊来了就把许荣荣拉倒房间里去了,才知道两个人分居了,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的住着。

   温珊珊都没想到,分你楼上不能分,多少房间呢,非要到楼下住,有意思么?

   “我和他都说了,要离婚,我什么不要,孩子不给我也行,给我探视权就行了。”许荣荣什么都想好了,她自己还有点积蓄,离了婚战熠阳要是还愿意给她点赡养费就给,要是不愿意给就算了。

   主要是离婚是她提出来了,赡养费的问题也落实不到她身上,战熠阳不缺钱,不至于跟着她要。

   温珊珊无语,就为了一点误会,就闹离婚。

   “你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了,风风雨雨都过来了,你闹得什么,你要不高兴你说出来,大家说开就没事了,别闹了!”温珊珊就是劝,也看出来了,许荣荣就是一时赌气,咽不下给战熠阳扔下不管的一口气。

   许荣荣没这么想,就是觉得感情没了,在一起也没意思了。

   他都不爱我了,我还跟着她什么意思?

   “就是这么多年了,我才不舒服。”许荣荣说着说不下去了,温珊珊不敢深说,都这样了还说什么。

   房间里说,房间外面白晟也说,但白晟多半是奚落嘲讽,一点劝和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 “拖着有什么意思?”白晟就跟看不见别人好似的,说话不腰疼,战熠阳沙发上坐着,这两天就心里不痛快,白晟要不来说他还心情好点,来了心情更坏。

   犀利的眼睛朝着白晟扫了一眼:“你吃饱了撑的?”

   白晟哑然,有没有这样的,他还没说什么呢?

   “别以为有孩子就多了不起,孩子在人家肚子里,说不准怎么一回事。”战熠阳话音一落白晟就脸上挂不住翻了。

   白晟就不爱听这些,平常你说什么我都能平静,就是说孩子以后不跟他,他就心里过不去。

   “哼!”白晟冷哼一声:“你也不比我好到哪去,一把年纪还玩这个。”

   战熠阳眉头深锁,眼眸流转,朝着白晟英俊的脸看过去,白晟也真不在乎战熠阳,结果两个人针尖对麦芒的就说上了,你一句我一句的讥讽对方。

   白晟就说战熠阳不识好歹,战熠阳也说白晟是痴心妄想,总之两个人说的热闹,明嫂都一脸的汗颜,多大的年纪了,四十多岁的人了,有什么好吵的,这点事!

   许荣荣和温珊珊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了这一幕,温珊珊那个气,叫你来干什么来了,你三句话不到头和人吵了起来,是劝别人啊,还是劝你啊!

   温珊珊的脸当即就黑了,扭头就走了,中午饭都没吃人就走了。

   许荣荣这边收拾了收拾,转身回去准备休息了。

   “你还睡?”战熠阳跟着就去了许荣荣的房间里面,本来他就因为分开睡的事情心里不舒服,这又要睡,睡到那天是个头,你别总水,外面空气多好,出去晒晒太阳不行。

   许荣荣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被褥,掀开了被子就要上床了,战熠阳从后面过来把人拉了过去,这就是不行了。

   两个人为了这点事就吵了起来,战熠阳没说话,就听着许荣荣和他吵吵了,内容都叫战熠阳木讷,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。

   他睡觉不老实了,不让她安生了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?